人民網南昌5月24日電(記者秦海峰)近日,一段“南昌十字街暴力拆遷”的視頻在網上瘋傳。5月23日,人民網記者深入事發地,多方走訪,尋找事件真相。
  目擊者回憶:不斷有磚塊扔下來 不明液體澆下
  “那天大約8點多,我當時要去見一個客戶,剛好路過那裡看到許多人,聽說是拆除違章建築,我就上去看熱鬧。但是人太多擠不進去,我就站在人群外面看,不斷有磚塊從一棟民房的二樓窗戶扔下來,還不斷有不明液體澆下來,散髮出刺鼻的氣味。”5月23日下午,南昌某保險公司銷售員鄧斌對記者回憶起當時的情形。
  因為現場十分危險,鄧斌被前來維持秩序的警察勸走。同時被勸走的還有另外一名目擊者——家住上海路的小伙子熊宇。
  “我也是去看熱鬧,當時圍了很多人,不僅有磚塊,還有人不斷往下打爆竹。除了那些不明液體我還聞到了煤氣的味道,後來看到一個人抱起滅火器噴了許多白色粉末出來,我意識到危險,就趕快走了。”23日下午,熊宇向記者回憶道。
  視頻火爆 網友一邊倒譴責拆遷人員 拆遷人員喊冤
  兩位目擊者的描述和網上流傳的視頻內容不謀而合,這段視頻被網友稱為“南昌十字街暴力拆遷”,火爆的畫面在網上迅速傳播,大家幾乎一邊倒地譴責拆遷人員,同情被拆者。
  然而,網友的譴責卻讓曹李勤感到很冤屈:“視頻反映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,太片面。我們先前做了很多的工作,以及我們所受到的傷害都沒有在視頻中顯現出來。”曹李勤是南昌市青山湖區湖坊鎮拆遷辦主任,當時就在“拆遷隊伍”的最前面,他也因此被扔下來的磚頭砸傷了左腿,至今還留有一道傷疤。
  被砸傷的還有另外兩名幹部,還有一名湖坊鎮的幹部因為上前掐滅燃放的爆竹,導致手掌和手臂多處燒傷。
  “當時那戶人家的幾個窗戶上都放上了磚塊,不斷往下丟磚塊、打爆竹,還有一些不明液體澆下來,後來我們才知道是香蕉水。我們有一個隊員還被澆下來的液體弄傷了眼睛,直到現在都沒辦法上班,在家裡休養。”5月23日下午,南昌市青山湖區湖坊鎮行政執法中隊隊長王曉明這樣告訴記者。
  視頻反映內容並非真正“拆遷” 而是“拆違”
  曹李勤之所以“喊冤”,是因為這段被稱為暴力拆遷的視頻並非真正的“拆遷”,確切地說是“拆違”;同時,這也是青山湖區棚戶區改造乃至南昌市棚戶區改造的一部分。
  近年來,南昌市了啟動了舊城改造三年強攻計劃,力爭到2016年,完成全市2200多萬平方米的舊改任務。至2015年,南昌市改造面積將達1307萬平方米,8萬棚戶區居民將受益。
  而十字街正是南昌市棚戶區改造的重點。“實際上,這戶人家違章搭建面積有200多平方米,是周邊民房違章搭建面積最大的,我們一個月前就下達了自行拆除通知書,各級幹部也反覆上門做工作,但是對方始終無動於衷。”曹李勤對記者表示。
  違章搭建是違法違規行為 不拆對其他市民不公平
  當事人羅某所在的地方地處南昌市老城區,是寸土寸金的黃金地帶。“這些城中村地處經濟發達的地區,只要有一點違章搭建就能有很大的收益,受到利益驅使,違章搭建屢禁不止,這也給拆違工作帶來了極大的壓力。”青山湖區湖坊鎮常務副鎮長胡國根對人民網記者表示。
  胡國根說:“違章搭建是違法違規行為。違章搭建使用的材料都非常簡陋,很容易發生安全事故,而且會對今後的城中村改造產生很大的賠償壓力。不僅如此,群眾還會產生攀比心理,只要有一處違章建築,別處就會搭起更多的違章建築,像傳染病一樣無法控制。”
  對於網上視頻中所說的“暴力拆遷”,胡國根並不認同。“首先我們是依法行政,執法通知書一旦下達就一定要拆除,否則就是行政不作為,對別的市民也不公平,上級會處罰,媒體也會曝光。其次,我們並沒有使用暴力,只是合法拆違。”胡國根對人民網記者表示。
  對於羅某家的激烈反應,在基層工作多年的胡國根表示,除了利益驅使,還有面子的問題。“不過,我們並不會因為此事就停止拆違工作,一定會發現一起拆除一起。”胡國根說。
  加建部分沒有準建證 屬於違章搭建
  5月23日下午,記者獲悉,視頻中受傷的羅某女兒李某某已經在江西省某醫院救治,醫生診斷為酸性液體三度燒傷。青山湖區已經組織協調南昌市最好的醫生會診,全力醫治。目前,李某生命體徵正常,無生命危險。
  據警方找到的目擊證人胡某反映,事發時,當事人李某某及其家屬在二樓,拆遷人員在一樓,二樓鐵門鎖住,拆遷人員無法進入。當事人燒傷後,其家人打開鐵門下樓。
  23日下午,記者在拆違現場見到了羅某,她對記者表示,對於政府認定的違章建築,他們是有不同意見的,因為當初向政府申請建三層,當時沒錢只建了兩層,後來有錢了又加蓋了一層。羅某給記者出示的一份“申請表”上顯示:原址改建申請建築面積為3層。
  對於這個說法,胡國根表示,老百姓要建房子,第一要確定地塊,然後填申請表,村、鎮、區三級逐級審批蓋章,接著再辦理準建證,辦理準建證以後,才能開始動工建房,並且要在一年之內按要求建完,之後才能用準建證去辦理農房產權證。
  “羅某的情況是只填了申請表,加建部分並沒有拿到準建證,就開始偷偷加建,所以政府沒有給他發放相應的產權證,所以認定後來建的是違章搭建。”胡國根說。
  “我們問心無愧,只希望網友能夠公平客觀,給我們說話的機會,我們也願意接受廣大網友的監督。”胡國根說。
(編輯:SN067)
創作者介紹

柚木傢俱專賣

ky49kyiid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