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1月23日,國防部發佈我國在東海劃定防空識別區當天,海軍“海空雄鷹團”飛行一大隊戰機就戰鬥起飛,對我巡邏飛機進行保駕護航。
  這樣的戰鬥起飛對一大隊來說是家常便飯。歷經一次次任務考驗,他們錘煉了雷厲風行的戰鬥作風,鍛造了無往不勝的過硬本領,用實際行動捍衛了祖國的海空安全。
  “海空雄鷹團”飛行一大隊組建於上世紀50年代,先後轉戰10多個機場,參加過抗美援朝、國土防空作戰,擊落擊傷敵機14架,一直堅守在最前沿,是海軍航空兵部隊參戰最多、距離戰爭最近的一個大隊。
  團政委耿德軍介紹,這個大隊常年駐守一線機場,敵情複雜、空情頻繁,有時一天內要戰鬥起飛四五次。
  “擔負戰鬥值班的飛行員,每天24小時都要穿著抗荷服和救生背心,腰掛傘刀和手槍,就連上廁所也要全副武裝,把飛行頭盔提在手裡。”“海空雄鷹團”所在師政委宋關牧說,“我們必須做到,只要戰鬥警報一響,戰機可以隨時升空遂行任務!”
  “實戰”經驗豐富的一大隊是其他部隊的強勁對手,海軍於是在一大隊組建了海軍航空兵第一支三代機藍軍分隊。
  飛行員們把進藍軍分隊當成一種榮譽,這意味著他的訓練水平是一流的。
  儘管入選隊員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但分隊組建之初,他們看到藍軍訓練大綱時還是一致驚呼:“太難了!”連單機、編隊進攻防禦戰術機動這樣的基礎課目,都設置了數十套動作,並且大都在身體承受極限條件下進行。
  分隊制定了“理科考試不過關,課目不進入;飛行準備不充分,課目不實施;訓練成績不優秀,課目不轉換”的“三不”原則。
  一段時間下來,所有基礎課目訓練都順利完成了。他們決定向高難課目發起挑戰。
  藍軍大綱最難的課目要數組合戰術機動。到底有多難?數據能說明一切:相同時間內的耗油量是過去飛行訓練的兩倍,飛行載荷達到以前訓練的數倍,並且持續時間更長。
  經過長時間訓練,大隊每名飛行員都熟練掌握了相關課目,飛出了戰機的最高性能。
  有一年10月,他們與裝備國產新型三代戰機的某飛行團展開對抗。
  這次對抗訓練只有戰術背景,不設對抗腳本,作戰命令均通過指揮一體化平臺現場擬制下達。高難度的對抗訓練令雙方飛行員大呼過癮。
  東海艦隊航空兵司令員孫來沈說,藍軍分隊不僅有效解決了部隊戰術對抗訓練“練無形象對手,打無逼真環境”的現實問題,還拉動了海軍航空兵訓練水平的整體躍升。
  這支王牌部隊還是海軍三代機人才儲備中心,他們要不斷地為其他部隊培養飛行人才。大隊採取“全員普訓、骨幹輪訓、尖子深訓”的原則培養各類飛行骨幹,一大批“智能型”飛行員脫穎而出。他們上天是飛行員,走上講臺就是教員,並且人人精通電腦。
  團長陳剛是飛行高手也是電腦高手,他把空域進出場圖、座艙路線檢查圖、起落航線圖等用3D技術製作成多媒體。形象直觀的教學,有效改進了理科教學方法,縮短了新員帶教時間。
  大隊更註重借助重大任務促進飛行員快速成長。他們每年都要在陌生海域進行下半夜機動、遠海突擊、大強度長途奔襲等高難課目訓練,摸索了單機、編隊進攻防禦戰術機動飛行等幾十套動作。
  2013年2月的一天凌晨,夜幕籠罩著大地,東南沿海某機場上,發動機的轟鳴打破了周圍的寧靜,一大隊的拂曉間飛行訓練開始了。
  “拂曉時分,容易產生錯覺,同時,這個時候飛行員血糖較低,大過載易產生黑視。”領航參謀張永帥說,“在拂曉組織飛行訓練,對飛行員身體素質、基本飛行技術、特情處置能力都有著極高的要求。”
  “進大隊就要當雄鷹,新裝備就要當王牌,處前沿就要當先鋒。”這24個字是一大隊的隊訓。2013年4月,大隊新飛行員王岩、何鑫擔負戰鬥值班任務,一天夜裡,空情警報聲突然響起!兩人立即沖向戰備值班飛機,緊急升空。
  氤氳的霧氣瀰漫在空中,能見度並不好,這樣的夜間緊急起飛對他們倆來說是一場嚴峻的考驗。巨大的轟鳴聲中,兩人駕駛戰機組成編隊直奔目標空域,成功逼退外國軍機。
  從接到命令到戰機起飛,他們僅用了短短數分鐘,遠遠低於規定時間,這些王牌飛行員們用實際行動詮釋了“時刻準備著”的真正內涵。  (原標題:“海空雄鷹”成功逼退外國軍機)
創作者介紹

柚木傢俱專賣

ky49kyiid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